来源:月亮孩子之家 2014-11-11 打印本页 字号:[ ]

我十二岁了,是爱与理想陪伴我度过了这十二个春秋。
  我有着令人羡慕的身高——1.64米,但很瘦。脸上刻着一双小眼睛、大鼻子、大嘴,但我并不为此而遗憾,我遗憾的是我有一头淡黄色的头发和一双高度近视(低视力)的眼睛。
  小时候,我常追着妈妈问:“妈妈,我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妈妈不吭声。小伙伴们有的说是红色,有的说是蓝色,还有的说的白色,为此,他们争执不休,我便成了他们感兴趣的话题。后来,妈妈还给我配了副又厚又重的眼镜,伙伴们又借此来嘲笑我。
  上小学三、四年级时,低年级的弟弟妹妹们抓我的头发,给我起外号,高年级的哥哥姐姐们有的说我带假发,有的说我染头发,都向我投来蔑视的目光。我无奈、愤怒、悲伤,但我还是忍着,咬着牙忍着。在小学期间,我交了一位朋友——张艺飞,她一直安慰我,想方设法维护我的自尊,和我一起咬着牙忍着。要是没有她,我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
  我二年级时认识了张艺飞,从此我们便形影不离。我们做了两年半的同桌,她给我念我看不清的字也念了两年半,从没厌倦过。我去她家玩,见到我喜欢的杂志,急于想看,但又看不清,她便一个故事一个故事给我念。其实这些书她已经看了好几遍了,可给我念故事时她显得那么兴奋,似乎自己也是第一次看。张艺飞多次问我有什么理想,我的回答每次都一样:“考上北京师大,当一名优秀教师。”
  考上北师大,当一名优秀教师。这是我三岁时立下的志向,立下后就从没改变过。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是教师,我要做比他们更优秀的教师!爸爸、妈妈在石家庄上大学,我就要在北京上大学,一定要!在超越家人的同时我要告诉别人,得了白化病的孩子一样能考上北大!
  也就是从那时起,爷爷开始教我背唐诗。书上的字我看不清,爷爷就给我念,一遍一遍地念,直到我背会为止。我大点儿后,爷爷便开始教我数学奥林匹克,我学得很努力,爷爷很开心。
  我的病和别人对我的关爱使我很早就立下志向,我的志向使我要强,相信要强一定能使我攀上成功的顶峰。这就是我,要强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