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月亮孩子之家 2002-07-22 打印本页 字号:[ ]

信息来源:杭州网
原文地址:http://www.hangzhou.com.cn/20020127/ca127248.htm
============================

  “如果儿子的眼病可以治,我倾家荡产也要给他治;如果眼睛可以移植,我一定把自己的给他。可惜……”眼前的这位妈妈无奈地笑着,身边坐着她18岁的儿子童周俊。小童戴着一副厚厚的眼镜,一头黄发,皮肤苍白得让人担心。他是一个白化病人,刚刚经历了高考。

  小童考的是文科,他的估分为530分左右,按去年分数线他应当能进第二批本科院校,但令全家担心的不是分数,而是他的眼睛。身为白化病人,小童体内无法像正常人一样形成黑色素,严重影响了视力,即使戴上厚厚的眼镜,他的视力也只有4.2,平时看书要用放大镜,上课看黑板要用望远镜。尽管这次高考成绩还可以,但能否顺利录取全家十分担忧。

  虽说先天视力有缺陷,但小童学习成绩一直不错,从小学到高中,一直在班上名列前茅,为此他付出了比别人多得多的努力和汗水。童妈妈心疼地说着儿子的学习经历:因为看不清,俊俊从小就用放大镜来看书、做功课,刚开始不习惯,别人几分钟看完的书,他要看半个小时,但现在他用放大镜看书的速度与正常人一样快。小学时俊俊看不清黑板上的字,妈妈晚上还能帮他补课,随着年级增高,妈妈力不从心了,老师建议他带望远镜来上课。从此,望远镜也成了俊俊的学习工具。尽管外表与正常人不太一样,但乐观开朗的小童觉得自己除了视力不好外,其他方面与同学们没什么不同,体育照样达标,课余照样爱说爱笑。他用自己的努力赢得了老师和同学的尊敬和好评,在小童的毕业留言本上,高中班主任黄老师写下了这样一句话:“我永远为你自豪!”

  提起这些,童妈妈含着泪笑了:“我们俊俊既不幸又幸运,从小到大,他遇到了这么多好老师、好同学。”小童也忘不了那些抢着帮他背书包、拿东西、一起讨论功课、帮他抄黑板的同学,更忘不了不断鼓励他,给他信心的老师。记得当初他小学毕业考上了一所民办初中,因为路太远,他所在学区的杭氧中学一位老师便劝他留下,对他说:“你是一块金子,无论在哪里都会发光的。”三年后,他考进了重高,但因几分之差没能进第一志愿,被长河高中录取了。起初妈妈很担心,怕他不适应住校生活,但父亲说,孩子总要长大。在老师和同学的帮助下,三年来,小童在长河高中的学习十分顺利。那天他交高考体检报告时,市招办的一位老师对他说:“加油干,孩子,别担心,北大有位教授跟你一样。”这句话温暖了小童全家。

  尽管如此,身为白化病患者,小童的生活并不总是充满阳光。当我们问他是否遇到过歧视的眼光时,他笑着耸耸肩:“我已经习惯了。”在一旁的妈妈也苦涩地笑了笑,也许正因为此,他的一家才对高考能否顺利录取有所顾忌吧。当我们问他想报考什么专业时,小童满怀憧憬地说:“我喜欢财经学院的劳动与社会保障或是金融学方面的专业。”

  小童能如愿以偿吗?他的高考志愿该如何填报,白化病和视力是否会影响他的正常录取呢?对此,杭州日报将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