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月亮孩子之家123 2014-11-11 打印本页 字号:[ ]


肆无忌惮的日子

  在我两只眼镜还都好的时候,很多人问我,你视力究竟多少?老实说我也不能说出一个确切数,我只记得已经好多年没看见星星了,传说我眼里的太阳跟你们眼里的豌豆差不多大。然而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九年前已经没人再欺负我了,和很多深受《古惑仔》影响的热血青年一样,我也逃课抽烟喝酒玩街机下河洗澡,反正学校不让干的事我们都干。后来我们发现自己的生活远不像陈浩南那样,好多时候都只能摸五毛钱出来买三杆五牛,所以再大一点兄弟们开始走出去,然而他们运气似乎都不怎么好,常常守大半夜只有几十块,一次守了两点终于一女的走进了巷子,结果除了一大包化妆品居然全身就三块钱,那时候兄弟们还小,劫不了色。便宜了那女的。回来后他们就开始吹,说我们当时几个人一起拥上去,我抓住她就这么一摇,头发便散了下来遮住了脸让她看不见我们,Q就上去镇定自若地发话,不许动,现在是打劫……
  虽然他们每次都讲的绘声绘色,实际上我知道外面的日子并不好过,一次四个哥们刚干了笔大的正在庆祝,突然警车到了,于是四个人开始从六楼的排水管往下梭,最后的一个运气不好,跳的时候没抓稳,就这么下去了。最后进局四个只剩下了三个。
  话说回来,能殉职的毕竟是少数,大多数人最后还是进去了,而在这其中七哥是比较牛逼的,当时是临晨四点多,有人敲门,七哥穿着UNDER刚打开门就被人用枪指着脑袋送警车里了…….这样两三年下来基本抓的差不多了,以至于我们见面都这么打招呼,也,好久放出来的挖?
  我有时候也问自己,为什么我没进去?也许是我太显眼,也许我跑得还没警察快,也许我看不清哪头是刀背那头是刀刃,也许是我成绩要好点,也许……
  再后来大家有了分化,大部分人洗手不干了,因为没文凭,他们只能下沿海或是做生意。这就不得不提到以前的亮总。我的初中同学,十五岁出来闯江湖,我高三的时候他已经开了家理发店。我在那断断续续地呆了半年多,期间看见过他没死没活地从早忙到晚,最后手被药水浸得皮开肉绽。晚上等客人走后他就开始破口大骂他妈的自己命为什么那么不好。不过更多的时候店里空无一人,我们就守活寡似的坐在里面呆滞地抽烟。好多时候我看见亮总望眼欲穿地看着外面,他说我也不知道我们要在这里干坐多久甚至不明白自己是如何稀里糊涂地从十五岁混到了十八岁。我问他想过发财么?他说当然想过,谁不想有朝一日上公厕都开着几百万的跑车。然而一年到头,水电汽房租吃喝算下来不跟老头子要就不错了。然后他深吸了一口烟望着天花板说,但我相信,总有一天生意会做大的……

  快毕业的时候亮总还是把店子打给了隔壁的餐馆。后来东奔西跑一年多下来还是赋闲在家。现在还可以吃家里,以后呢?我有有时候也这么想,我总不可能一辈子带别人家里,遥控器不能摸电话不能打不能接三天吃不了半斤肉一个月用不到600块还带冰箱。别说以后了,寒假都不想回去,吃面连油辣子都没的,家里球样没的客人来了还以为走进了五保户家庭呢。有时候我真他妈想对屋子的男主人说,别说你儿子了,你每天除了吃饭就是打麻将,一走就把能关的门都关了,老子不走还他妈哈巴狗似的给你看客厅说!
  所以20岁,最大的理想就是有一个家,有不有女人无所谓,能看球赛听新闻电话来了不会只踢门出气。每天能想吃稀煮稀想吃干煮干客人来了有茶叶上厕所有卫生纸想洗澡不用担心会不会挨骂,我也就很满足了。所以我特别怀念去么爸家的日子,其实他家境也不好,一个月就1600的样子要养活一个家还要供儿子读书,可惜他儿子也不走寻常路差点没把他气死,每次去么爸都不停地朝我碗里夹菜,一直夹一直夹恨不得把我在家没吃上的都给补上。然后我们一起聊天,讨论眼前艰难的生活,说你弟娃现在要读书,家里紧张,你晓得的,么爸能帮的忙一定帮,你只要说一声。你弟娃你要多鼓励他,多帮助帮助,我希望你们两个都考起大学,将来有出息。然后他开始问我妈对我好不好,那边的人对你好不好,说着说着我们都开始叹气,他摸出包烟说,来,你晓得么爸没出息,挣不到钱,抽杆瞥烟。么爸说,马军啊,你要好好地把你老汉记到,过年过节还是去烧点纸。你不晓得小时候他好想你,天天四点钟就起来给你踵糊糊……这话换了么姑就这么说了,马军啊,你该好好的记到你爸,小时候你爸想你想的要死,我还记得有一次我把你绊倒了,你婆就骂我,说你不注意嘛,他的命比你的命还贵重……么姑是把我从一尺长抱大的,小时候他们只要一问我最喜欢哪个我就说是婆和么姑。那时候么姑住在糖厂,我们住外边,每天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我和婆就到厂外的破墙边等么姑拿着冻好的冰糕出来,然后我们就吃得歪嘴歪嘴地回家。么姑人长得漂亮声音也好听还给我们买吃的,所以小时候我们都很喜欢么姑……

部分隐私

  我爸刚挂的时候我妈这边的亲戚就给她出主意,说现在带起这个怪胎嫁人肯定不方便,扔了算了。他们还给我妈介绍了不少想扔就扔的地方。不过洗得好我妈最终手软没扔,而我开始意识到自己确实不同凡响时已经到了五年级。当时电视台来采访我们学校,老师当仁不让的让我做了一号。可是摄影师一看我就开始摇头,说这个人有法哦,学校的形象…… 可惜那个时候我还真不知道锄头除了挖地还有其他用处,因为我想如果我不是农民的话,很多事就不会发生,比如四年级的时候我妈把我扔给了我么姨,从此我开始四十天没肉吃的日子。说四十天是因为第42天我妈回来了,所以第41天我吃上了肉。我是个忌妒心很强的人,很长一段时间我没想通为什么其他亲戚去么姨家第一天就有肉吃为什么二姨父会看见我作业本上的叉就要我跪下而其他小孩不用为什么我去二姨家表姐会在四点多的时候说你不会在这吃夜饭是吧……我老汉挂的时候我没哭,后来又挂了一个,我更没哭。可是有一天中午没按时回家看着我的午饭被倒掉的时候我哭了。我没扫干净地(估计这辈子扫不干净了。)而挨打的时候我也哭了。那时候我就想我爸,要是他还在绝对不会看着我受这种气。然而也许是因为太小了,我从来没想过死。这样活呀活,活到了现在。今年过年的时候那边的亲戚还是老一套,一桌人辩我一个,头发长啊抽烟啊什么的,想像小学的时候一样让我哭着下桌子躲墙角,然而我已经不读小学了。所以先下桌子的是他们, 5年来一直是这样。么爸说过去的就算了,大家相安无事也就算了。我觉得也对,至少现在去么姨家第一天就能吃上肉这本身就是我的胜利……

现在

  暑假本想做家教的,在街上乞丐似的蹲了三天,除了看了很多人和有很多人看见了我之外就没什么了。好不容易印了点传单,晚上偷偷摸摸得贴到电杆啊什么地方上,不想第二天就被勤快的清道夫洗白了结果就什么也没找到。大学来了就没一天没抱怨自己没钱过,最艰难的时候饿了一天多,晚上十点多了修辞回来才借了10块钱买了包方便面。那时候我常跟Mr.强一起摆哪个更穷。摆交不起学费咋个办,摆我们以后出来找不到工作咋个办,所以后一个月我很努力,用最后一周把教材重新看了一遍……
  这里我不得不说话以前的热血青年,要混出来确实很难,但这并不否认确实有人混得出来,Q就是个例子,那家伙这几年做生意赚了不少钱听说还去香港耍了一圈。现在出去耍都是坐起私家车的。从他们身上我想起了以前很反感的一句话,X就是他妈好啊,睡倒就来钱。我想说谁都没有权力去评价别人的价值观,这年头有钱他妈就牛逼。这点谁也否认不了。尽管某些生意我做不出来,没条件,也不想做。
  最后一次去看眼睛的时候在27路上看到两个四十来岁的聋哑人站在车厢里手语。(注意,车上是有残疾人专用座位的)。我很想跟他们说话,我把手在他们面前晃了晃,,做了个扩音的手势,他们摇头。我问有笔没,她们摸出来,可是写不现。最后我们只能打字在手机上聊。我说你们知道海伦凯勒不,我们仨加起来就是一海伦凯勒了。我问他们生活方便么,手语好学不,这么多年怎么过来的。她们说四处打工啊,其实生活跟正常人差不多,你还年轻,别想那么多,命中注定的东西没什么好叹息的。说着她们朝我笑笑。我也笑笑,然后司机说小伙子快到了。我又问她们怎么知道到站了没,她们说可以看啊。我说恩,谢谢你们。阿姨。我一定不灰心。我们跟正常人一样!
  司机叫我说磨子桥到了的时候我有幸看了她们最后一句话,请问红瓦寺好久到?
  磨子桥的前一站是红瓦寺……

后记

  作文很散,毫无疑问我不是作家,更不是余华,写不出那么优秀的《活着》,也许其中的某些情感我能体会一些,再次感谢这些天来关心我的人,眼睛好多了,对看字没特别大的影响了。能成为你们的朋友我三生有幸。我也相信我们常说的一句话,总有一天 ,日子会好起来的。